前言

 

在某种意义上,本书是对《走向包容性民主》一书所做的再阐释[1],是专门为法国公众而撰写的。《走向包容性民主》最初以英文出版,现已翻译成意大利文、希腊文和德文,西班牙文版也将要出版。尽管如此,对于包容性民主计划而言,它的法文版仍然特别重要。这是因为,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法国的自治或民主传统始终都特别强大,而这也正是本书希望能够有所贡献的地方。

目前,在社会主义的国家主义失败之后,不管是东方的现实社会主义形式还是西方的社会民主主义形式,都面临着民主传统复苏的历史机遇。尤其如此的是,中左政府上台执政以后(在抛弃了任何解放目标的绿党的帮助下)所期待建立的社会的欧洲,根本不可能扭转权力过分集中的现实,而它是当前危机的真正根源。这种权力集中是社会与政治、经济分离的不可避免的后果,并在过去几个世纪中分别通过确立代议制民主和市场经济的方式而在全世界被制度化了。实际上,在现存的国际化的市场经济内部,既没有有效地保护社会和自然免受市场影响的控制,而过去那些由社会民主党政府引入的调控措施也不再具有可行性。而与此同时,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本身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因为它是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规律的必然结果。

然而,当今民主主义传统的再生是与后现代的因虚伪多元主义对差异与身份的歌颂而摒弃所有普遍性政治计划的做法不相容的,而这种虚伪的多元主义把代议制民主与市场经济即当代政治和经济集权化的普遍性制度视为理所当然。所以,在新的千年开始之际,为今天的现实构建新的解放方案,以及与此相适应的、旨在为一种包容性民主建立制度前提的新的反体系运动,都是绝对必需的。因此,阐明建立一种包容性民主的议题,不应仅仅被视为另一个自由主义意志论的乌托邦,也许还应当被看作是克服目前多重危机、努力把社会与政治、经济和自然整合在一起的唯一有效的现实路径。

本书有一个目标和一点奢望。一个目标就是想表明,摆脱当前多元危机的途径只能在当代制度框架外而不是在框架内被发现;一点奢望就是希望,由此能够引发有关新解放议题的必要及其实施战略的讨论。

 

[注释]

[1]Takis Fotopoulos, Towards An Inclusive Democracy(TID)(London & New York: Cassell/Continuum, 1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