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译本前言

 

本书在多重意义上是对笔者的《走向包容性民主》(1997)一书的复述与进一步阐发是专门为中国读者撰写的。尽管《走向包容性民主》一书首先以英文出版后,目前已经被译成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希腊语,而且很可能最近会译成挪威语和阿拉伯语,它的中文版本对于包容性民主计划来说依然有着特别的重要性。这是因为,该计划旨在有所贡献的社会主义传统,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说,在中国都一直十分强大。

如今,作为一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直接或间接的结果,不仅前苏联与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主义和欧美的社会民主主义遭到了失败,而且随着西方政治陷入深刻的危机,西方的所谓代议制民主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因而,现时代迫切需要一种新的、普遍性的政治计划,以便实现对两种主要历史传统即民主传统和社会主义传统的综合与超越,并成功吸纳当代解放运动中南方国家的反体制运动(比如反全球化运动、绿色运动、女权运动和其他激进运动)。

鉴于中国社会主义传统的主导地位和公众对所谓的西方代议制民主尽管它在过去15年左右被武力输出到世界各地以外的真正民主的强烈要求,对于一种新民主计划来说,中国正处于一个十分有利的位置。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西方式的经济增长引入中国后既带来了快速的经济增长率,也导致了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和严重的环境破坏。不仅如此,真正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民主即一种包容性民主的主客观条件,在中国都积累得较为充分,因而使得一种包容性民主的计划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特别重要的大国而言尤为密切相关。

正如本书所阐明的,由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普遍性,这样一种新民主计划实际上也应是普遍性的。前社会民主党(它们如今已接受了大量的社会自由主义)为了劳工与环境保护目的而试图施加某些社会控制的努力,不可避免地失败了。它之所以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失败是因为,在一个完全开放与自由化的框架下由跨国公司管理的世界经济和由美国精英领导的世界政治中,竞争力的需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的需要。与此同时,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本身是不可逆转的,因为它主要体现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优胜劣汰动力的必然结果,而不像改良主义左翼所主张的那样,仅仅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密谋或一种坏的政策。事实上,人们也许会看到无休止的反恐怖战争,因为跨国精英们9.11后发动的这场战争的真正目的,是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以及支持它的世界新秩序的政治与经济保护,以便清除任何潜在的威胁。

这一进程的结果是世界经济与政治的权力日益严重集中在经济与政治精英们的手中。本书的观点是,正是这种集中构成了目前扩展到经济、政治、生态和更广泛的社会领域的多重危机的最终根源。反过来,各种形式的权力集中又是过去几个世纪中在全世界得到制度化的社会从政治和经济中分离进程的不可避免的结果,尽管其间创建了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及其政治补充即代议论制民主。

毋须赘言,这一新民主计划是与后现代的放弃主义不相容的,后者借口对差异与身份的多元主义认可与赞美而放弃了任何普遍性的政治斗争,但却把代议制民主和市场经济视为理所当然,也就默认了现行的政治与经济集权制度的普遍性。也正因为如此,处在新千年开端的新民主计划必须要明确的是,它所面对的现实不仅在量上、而且在质上不同于19世纪和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

因此,一个致力于使社会与政治、经济和自然重新统一的包容性民主计划, 所代表的也许是克服当前变得普遍化的危机的唯一现实的道路。

塔基斯福托鲍洛斯

20079月于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