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政治学译丛》总序

 

 

在当代世界中,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生态环境问题与社会可持续发展已被公认为是人类21世纪面临的最富有挑战性的难题之一。传统的工业化与城市化生产生活方式的反生态本质或不可持续性特征已暴露无遗,而同样清楚的是,在从根本上改变智力支撑着现时代的物质主义生存方式的现代化思维模式之前,人类很难找到一条通向明天的现实道路。因而,人类自从进入文明时代以来从未像今天这样需要挖掘与展现我们的理论反思潜能:通过重新思考我们与周围自然世界的关系特别是人类作为其中一部分而不是主宰者所应担当的适当角色,来重新构建一种可以使得人类长久地在地球上生存的经济、政治、社会与文化。正因为如此,我们不仅需要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意义上的生态学或科学生态学,而且需要(如果不能说更需要)人文与社会科学意义上的生态学或人文生态学。沿着上述思路,我们才能正确理解正在蓬勃兴起的、人文与社会科学视野下的大量边缘性与交叉性新学科的意蕴,比如生态伦理学、生态哲学、生态经济学、生态营销学、生态社会学、生态人类学、生态文化学、生态法学、生态文学等等。就此而言,笔者所指称的环境政治学或生态政治学也是这些诸多形成中的新兴学科之一。

环境政治的研究在欧美西方国家主要集中在生态政治理论、环境运动团体和绿色政党三个层面,但从更一般意义上说,环境政治还可以包括更为广泛的内容,比如民族国家政府的环境管治及其政策决策、环境政府间和非政府间组织的跨国环境管治合作及其全球政治参与,等等。因而,从总体上说,环境政治学或生态政治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还远未成熟,从研究对象到研究方法都需要做深入的研究。

部分是基于环境政治学这门学科本身所具有的不成熟性,部分是基于对人类所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自身与时代特点的理解,笔者并不主张急于对环境政治学做出看似明确、实际上很可能制约其发展的界定,而是更愿意将其宽泛地规定为一种政治学视野下思考生态环境问题的新视角。具体而言,这包含着两方面的涵义,其一,环境政治学可以大致地规定为介于政治学与生态学之间的一门交叉性、边缘性新学科。依此,我们可以不必像对待传统学科那样过分在意它的学科独立性或名分,而是给予其充分的自由扩展与深化空间,这样可能反而更有利于它的学科发展与成熟。其二,由于生态环境问题明显是一个超出了单一传统学科研究对象归属的超普遍性和影响到人类基本价值认知的深层次问题,因而,只有以一种超越传统哲学与政治学框架的视野与开放性,才有可能突破原有认知与思维模式的局限,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环境政治学或生态政治学。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切反灰色的都是绿色的。

基于上述认识,笔者认为,环境政治学在中国发展的切入点或突破口应着眼于以下两点。一是要坚持研究方法上的比较政治学观点或方法。这其中既包括不同学科视野下对生态环境问题研究的比较,也包括世界不同地区环境政治学理论与实践的比较。对于前者来说,对生态哲学研究已有成果的消化吸收,是其他生态环境问题相关学科包括自然科学学科的理性元点,环境政治学也不例外;对于后者来说,我们并不认为欧美西方国家掌握着人类通向绿色未来的真理或锁钥,也不认为中国可以回避作为一个当今世界最大现代化进程中国家的历史责任与创造潜力,但的确认为,只有对欧美国家社会与经济生态化发展经验的分析借鉴才有可能成为任何绿色文明与社会创建的现实起点。二是要争取研究成果上尽可能广泛而及时的交流与分享。这其中一个基础性的手段当然是有选择地翻译介绍欧美西方国家学者在环境政治学领域的经典性论著,而它对于环境政治学理论与方法在中国的普及和中外学者学术交流的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

编辑出版《环境政治学译丛》是在上述两方面意义上的一个尝试,目的是推进环境政治学在中国的起步与发展。在该译丛第一辑顺利出版的基础上,笔者在本辑中选择了《自由生态学:等级制的出现与消解》(默里布克金)、《生态社会主义还是生态资本主义?对人类基本选择的一种批判性分析》(萨拉萨卡)、《当代多重危机与包容性民主》(塔基斯福托鲍洛斯)和《地球政治学:环境话语》(约翰德赖泽克)。这些著作之所以被选,一方面是由于它们都已成为当代环境政治著述中的经典性著作或必读书目,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它们作为一个整体集中展现了生态社会主义这一环境政治理论与实践流派的最新概貌。

当然,《环境政治学译丛》在出版它的第一辑仅仅两年多后得以继续,首先要感谢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项目生态社会主义研究(2005~2008)和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NCET),它们为这一辑的译丛提供了主要的财政资助。其次,在本译丛的编译过程中,我们还得到了萨拉萨卡(Saral Sarkar)、塔基斯福托鲍洛斯(Takis Fotopoulos)和约翰德赖泽克(John Dryzek)等提供的各方面热情帮助。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他们为各自著作的中文版撰写了专门的前言,而且萨拉萨卡先生还对自己的著作做了一些文献资料性的补充与完善。最后,我的同事张淑兰博士、李宏博士和博士研究生蔺雪春与郭晨星,在从事繁忙的教学科研任务的同时承担了本辑译丛的翻译工作。在此,笔者一并致以最真诚的谢意。

最后,笔者再次感谢山东大学出版社对《环境政治学译丛》的出版所给予的大力支持和所付出的艰巨努力,并真诚地希望,它能够成为我们共同期待的环境政治学研究在中国进入一个新阶段的起点。

 

 

郇庆治

20078月于山东大学

 

 

 

#12290;在此,笔者一并致以最真诚的谢意。

最后,笔者再次感谢山东大学出版社对《环境政治学译丛》的出版所给予的大力支持和所付出的艰巨努力,并真诚地希望,它能够成为我们共同期待的环境政治学研究在中国进入一个新阶段的起点。

 

 

郇庆治

20078月于山东大学